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茶道 > 查看详情

探寻茶汤中的意境之美

人气作者:来源:2017-02-22 10:33:43
  然而,茶百戏在元代后开始衰落,到近代后销声匿迹。庆幸的是,这项失传百余年的技艺,于2009年在武夷山由茶文化专家章志峰恢复了。2010年分茶技艺被列入《武夷山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》,由此这项流传于点茶时代的经典文化重新焕发光彩。
  宋代分茶的盛行和闽北有密切渊源。首先是福建闽北一带作为贡茶的重要基地并出产著名的点茶工具——建盏,分茶活动较为盛行。有关闽北的分茶描述多见于古诗文。据南宋周去非《岭外代答》卷六“茶具”记载:“雷州铁工甚巧,制茶碾、汤瓯、汤匮之属,皆若铸就,余以比之建宁所出,不能上下也。夫建宁名茶所出,俗亦雅尚,无不尚分茶者。”说明当时在闽北一带分茶十分盛行。
  宋代闽北一带分茶的推广得益于大批文人的传播
  闽北武夷山一带是重要的文化和旅游胜地,并被朝廷列为贡茶生产基地,又有全国八大名窑(建窑)之一,是文人的常到之处,许多喜分茶的文人、道家到闽北后促进了闽北分茶的推广,这在许多文人的作品中得到体现。南宋著名诗人、道家白玉蟾将武夷山作为他主要的修炼之地,在武夷山设有著名道观“止止庵”。他在《风台遣心三首》中记载:“数时长病酒,今日且分茶。”在《晓醒追思夜来句四首其二》中记载“越样月明浑不夜,个般天气好分茶。”宋代武夷山一带作为理学文化中心,分茶也得到理学家的推崇。南宋理学家朱熹的老师、著名理学家刘子翚(武夷山人)喜爱点茶、分茶,在《分茶公美子应预为白晒之约》诗中云:“聊分茗碗应年例,故有筠笼来海涯。”朱熹父亲朱松也喜爱分茶,在《答卓民表送茶》诗中云:“搅云飞雪一番新,谁念幽人尚食陈。髣髴三生玉川子,破除千饼建溪春。”
  福建路安抚使王之望喜分茶,在《满庭芳》记载:“建溪初贡新芽。……一碗分云饮露,尘凡尽、斗牛何赊。”描述了在闽北分茶的情景。宋建安人(今建瓯)徐集孙在《寄怀里中诸社友》中记载:“何时岁老梅花下,石鼎分茶共煮冰。”宋浦城县令•曾丰在《中都邂逅新崇德宰范纯之为同馆着语赠别》中记载:“乘时长得意,毋忘夜分茶。”
  杨万里喜欢分茶,诗文中多有分茶的描述,在《陈蹇叔郎中出闽漕别送新茶李圣俞郎中出手分似》诗中写道:“鹧斑碗面云萦宇,兔褐瓯心雪作泓。”生动地描写了闽北用建茶、建盏进行茶百戏演示的景象。强至在《谢通判国博惠建茶》写道:“建溪奇品远莫致,……拆封碾破苍玉片,云脚浮动瓯生光”。描写用建茶分茶时盏内形成云脚浮动景象。欧阳修在《次韵再作》写道:“建溪若远虽不到,自少尝见闽人夸……泛之白花如粉乳,乍见紫面生光华”。描写用建茶分茶时盏面汤花的景象。陆游是分茶能手,诗作中常有分茶的描述,在建州(今建瓯)时亦留下了描写了用兔毫盏点茶、分茶的诗:“绿地毫瓯雪花乳,不妨也道入闽来。”苏轼的茶诗中也多处写到闽北制茶、点茶和分茶的情景,在《试院煎茶》中写道:“蟹眼已过鱼眼生,飕飕欲作松风鸣。蒙茸出磨细珠落,眩转绕瓯飞雪轻”,描写了在闽北点茶、分茶的情景。另外在释惠洪、王安中、王庭珪、袁燮等人的诗文中都有闽北点茶、分茶的描述。
  宋代闽北武夷山一带的斗茶活动也促进分茶的开展
  蔡襄在《茶录》中记述:“建安斗试以水痕先者为负,耐久者为胜”。宋代文人晁补之也有关于闽北斗茶的记载:“建安一水去两水,相较是如泾与渭?”苏轼在《和蒋夔寄茶》中云:“临风饱食甘寝罢,一瓯花乳浮轻圆。……沙溪北苑强分别,水脚一线争谁先。”著名诗人、道家白玉蟾(名葛长庚)擅长分茶,也喜斗茶,在《冥鸿阁即事四首其四》中云:“睡云正美俄惊起,且唤诗僧与斗茶。“在《沁园春》中云:“斗茗分香,脱禅衣夹,回首清明上已临。”说明当时闽北一带盛行斗茶,斗茶之盛行也促进了闽北分茶的开展和技艺的提高。描写宋代闽北斗茶场面的作品以范仲淹《和章岷从事斗茶歌》较具代表性,这首斗茶歌生动地描绘了北宋武夷山斗茶的盛况,诗中的分茶高手章岷也是闽北浦城县临江人。
  朝庭和文人点茶、分茶推崇使用闽北的建茶和建盏,客观上促进了闽北一带分茶的进行。首先,朝廷点茶、分茶推崇使用闽北的建茶和建盏。宋徽宗的《大观茶论》和蔡襄《茶录》是关于点茶、分茶的专著,书中推崇使用建茶和建盏。据《大观茶论》记载:“本朝之兴,岁修建溪之贡,龙团凤饼,名冠天下。”说明宋时闽北制造的龙团凤饼,已得到皇帝“名冠天下”这样至高无上的赞誉。蔡襄在《茶录》中推荐建茶称:“惟凤凰山(闽北地名)连属诸焙所产者味佳。”还特地推荐建窑生产的兔毫盏,他指出:“茶色白,宜黑盏,建安所造者绀黑,纹如兔毫,其坯微厚,烧之久热难冷,最为要用。出他处者,或薄,或色紫,皆不及也。”说明闽北一带的兔毫盏备受推崇,特别适合于点茶、分茶。另外,宋代许多文人点茶、分茶也十分推崇使用建茶和建盏。许多文人如杨万里、陶谷、陆游、李清照等人既留下了描述分茶的文学作品,也留下了赞赏闽北建茶、建盏的诗文。陶谷在《清异录》中就有“闽中造盏花纹鹧鸪斑点试茶家珍之”的记载。李清照在《鹧鸪天》词中写道:“酒阑更喜团茶苦,梦断偏宜瑞脑香”。陆游喜分茶也喜建茶,在《陆游全集》中涉及茶事诗词达320首之多,大部分与建茶有关。他对北苑茶、武夷茶、壑源茶多次品尝,留下不少有关建茶的绝妙诗句,如“建溪官茶天下绝”、“隆兴第一壑源春”等等。此外,在梅尧臣、宋子安、沈括、王安石、欧阳修、苏轼、秦观、黄庭坚等一大批文人学士的文学作品中也倍加赞美建茶和建盏,由于大批文人学士的宣传,既促进了闽北茶叶和茶具的生产,也促进了闽北分茶的普及和开展。
  元、明代闽北武夷山一带仍有分茶流传
  元代后由于点茶法逐渐被泡茶法取代,分茶不再盛行,但闽北武夷山一带仍有点茶、分茶流传。元代诗人许有壬在《咏酒兰膏次恕斋韵》中写道:“混浊黄中云乳乱,鹧鸪斑底蜡香浮。……从此武夷溪上月”描写武夷山点茶、分茶情景。元代崇安人刘说道在《咏头春贡茶》诗中云:“灵芽得春先,龙焙收奇芬。进入蓬莱宫,翠瓯生白云。”明代崇安人邱云霄在《酬蓝茶仙见寄先春》中记载:“品落龙团翠,香翻蟹眼花”。另据明代程敏政在《病中夜试新茶简二弟戏用新除体》中记载: “建溪新茗如环钩,土人食之除百忧。呼童满注雪乳脚,使我坐失平生愁”说明元、明代武夷山仍制作团茶,并有点茶、茶百戏流传。
  清代闽北武夷山一带仍有点茶法流传
  据清代朱彝尊在《御茶园歌》记载:“小团硬饼捣为雪,牛潼马乳倾成膏”。说明武夷山当时仍有制作点茶原料团饼茶。清代高士奇在《临江仙.试新茶》中记载: “建安新拆旗枪,……银瓶细箬若总生香。清泉烹蟹眼,小盏翠涛凉”。说明当时闽北仍有用银瓶点茶流传,而点茶与分茶是密切联系的。另据李卷在《茶洞作武夷茶歌》记载:“乳花香泛清虚味,旗枪浮绿压醍醐”。描述了点茶法形成的茶汤泛起白色的乳花和醍醐。说明当时武夷山仍有点茶法流传。

相关文章

    山东地区首家茶叶一站式品牌服务平台 发现每一个好品牌